Posts Tagged ‘历史’
30
May

虽然古典一点,但是远射程武器还是有爱的~

话说,前几天闲着无聊开始扫荡硬盘存货,其中一个是蝎子王。

片子很烂,没什么说的。

就记得片头旁白说故事发生在金字塔时代之前,嗯,看到这个偶燃了。

最早有史料佐证的阶梯金字塔始建于公元前27世纪,应该是第三王朝时期。顺便,第四王朝是以金字塔……狂而闻名的,比如胡夫,一般认为胡夫修建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吉萨大金字塔。

与此同时,黄河流域的有熊氏族长姬轩辕正在和九黎部落掐架。

总之那是一个遥远得近似于传说或者神话的时代–好吧,我想说的是,你觉得那个时代会有马镫和火药么,还什么中国来的魔粉,老大,黄河流域还是氏族社会呢!!

不过,古埃及文明之悠久历史是不容置疑的,就算不是最早使用铁器的国家,但是青铜文明一样可以登峰造极。

最后,我承认看这种片子还考据是很找抽的行为……

Ps,顺便,在 google 搜索胡夫还是会被重置,不过bing之类的还是有结果的。一个朋友评价为:google 真小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观点。

,

02
Feb

Part I

逸周书 克殷

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帝辛从。武王使尚父与伯夫致师,王既誓以虎贲戎车驰商师,商师大崩。商辛奔内,登于鹿台之上,屏遮而自燔于火,武王乃手大白以麾诸侯,诸侯毕拜,遂揖之,商庶百姓咸俟于郊,群宾佥进曰:”上天降休。”再拜稽首,武王答拜。先入,适王所,乃克射之三发,而后下车,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乃适二女之所既缢,王又射之三发,乃右击之以轻吕,斩之以玄钺,县诸小白,乃出场于厥军。翼日,除道修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素质之旗于王前,叔振奏拜假,又陈常车,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王,散宜生、泰颠、闳夭皆执轻吕以奏王,王入,即位于社,太卒之左,群臣毕从,毛叔郑奉明水,卫叔封傅礼,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尹逸厕曰:”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显闻于昊天上帝。”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

想了一下,还是全文摘录了。原文比什么都赤裸裸。

帝辛自焚于鹿台,嗯。虽然蒸馒头确实是上面的先熟,但是对于鹿台这种疑似有拔风作用的高耸建筑,很显然,殷受的尸体没有得到完全燃烧–你看姬发还能”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啧啧,轻吕击面,黄钺斩之,悬首示众,周礼真是名不虚传。而且,享受这种待遇的不仅是敌酋帝辛,也包括他已然自缢的妃嫔。难怪帝辛要自焚呢,落到姬发手里果然是……

逸周书 世俘

商王纣于商郊,时甲子夕,商王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凡厥有庶告焚玉四千,五日,武王乃俾千人求之四千庶玉,则销天智玉,五在火中不销。凡天智玉,武王则宝与同。凡武王浮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

帝辛自焚之时身配这天智玉琰,据说这玩意保护了帝辛的尸身未被焚毁(殷受同学心情那个复杂啊)。然后武王垂涎之–
不是说天智玉琰不可焚毁么,我烧它四千庶玉不也得其五?当然啦,”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仅仅是战利品的一小部分。世俘中有大量战利品的记载,有兴趣的可以慢慢查。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顺说,帝辛是商人对故王的谥号,纣王或者商纣是周人封的谥号。所以封神演义里通篇的纣王无道应该是后人假托,因为历史上周人的胜算其实不大,他们胆再肥也不敢在某人生前宣传这样的谥号。 More »

31
Jan

以下内容是帮忙查资料偶得之,觉得丢了可惜,mark 之牧野之战中商军倒戈

Part I

牧野之战是相当有意思的一场战役,战略上的以少胜多,历史性的兴周灭商。关于牧野之战的发生时间有多种说法,夏商周断代史敲定的时间是前1046年一月二十日,岁在甲子。另一个细节是,时值帝辛征战东夷之际(也就是说参加牧野之战的并不是全部的殷军)。

武王方面,兵车三百乘,虎贲(精锐武士)三千人,总兵力史称有士甲四万五千人(明显有夸大)。事实上,当时周军率领的是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方国”的联合酋长……嗯……军。

殷军当面数据也不乏水分–史称七十万大军(大半是奴隶、战俘)。事实上,那根本就是东夷出品的新鲜战俘(wiki上注明参战的是太昊、少昊等诸侯军–这俩拨都是东夷属军)。依稀记得有记载这些”奴隶军”连像样的武器也没。如果以上推测是真的,那么血流漂橹的牧野之战流的就是东夷人的血……

说起来孟子曾感叹:”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致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流漂橹也!”(这家伙的脑袋一定被门夹了,而且夹了不止一次!)

好吧,我们已经知道,70 万大军中的大多数被策反了一大部分,然后周军应该绝对优势了吧,居然还是一场苦战。啧啧,殷军战力不可谓不强啊。如果当时木有临时征调那拨杂牌军,战局会不会为之一变?再者,战俘这种东西留着费神不如推出去消耗掉–当时的指挥官很可能是这么计划的,然则战俘和奴隶这种朝不保夕的存在,策反也是尤其容易啊…… (忽然有点理解白起苦衷了……)

【以上内容参见:史记·殷本纪、逸周书·世俘】

More »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ave\'s Spam Karma 2: 326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