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son's blog

在我身后 哪管他洪水滔天
Archive for the ‘喵语录’ Category

October 6th, 2013

萧史弄玉

No Comments, 喵语录, 子不语, 很有爱, by Poisson.

昨天和人抬杠(我怎么老在抬杠),说到萧史弄玉…… 漢《劉向˙列仙傳˙卷上˙蕭史》中說: 蕭史善吹簫,作鳳鳴。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作鳳樓,教弄玉吹簫,感鳳來集,弄玉乘鳳、蕭史乘龍,夫婦同仙去。 《東周列國志》上有“弄玉吹蕭雙跨鳳﹐趙盾背秦立靈公”的詳細記載。 嗯……所以说乘龙快婿的出典也在这里,至于东床快婿,则是出自爱好喝酒嗑药(五石散兑酒)写大字的王羲之…… 当然,我的关注点必然不在这里。 记得聊斋志异中的《翩翩》,曾戏称花城娘子是个瓦窑,盖当时生男孩叫做弄璋之喜,生女孩叫做弄瓦之喜。璋,玉也。 嗯,说到这里,你们还坚持弄玉是女孩纸么?(大误)…… 你看,当年秦穆公家的这一对啊……就木有后来了啊……(意味深长状)  

June 4th, 2013

诈尸啦~~

No Comments, 喵语录, 流水帐, by Poisson.

很久没来这个 blog 了,有多久呢?久到我忘记续费域名差点变成孤魂野鬼吧? 顺便换了个域名服务商,name.com 其实非常稳定,提供的服务业没有任何问题,就是贵,并且鲜少打折。这次流窜到小狼推荐的 namesilo,贼便宜…… 也就是当年流行搭建那会有过这种价格了吧。 对了,服务器这个月底也要到期了,不知道伪娘有没有找好下家……

December 31st, 2012

Happy New Year!

No Comments, 喵语录, by Poisson.

即将到来的 2013 年,对我来说,意义如上。老纸还什么坏事都没干呢!怎么就 30 了呢! 过去的 2012 年,一整年的更新量只有 12 篇,嗯,还是加上了这篇的。你说我是老了呢还是老了呢? 这一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出去玩…… 不过去北京的时候见到了青泥童鞋 —— 为此就算是每天中午要翻墙也值得了啊啊啊啊! 手机换了新的,终于还是抛弃了黑莓,不过看起来那个 BB 10 很棒,有点心动 —— 当然,需要当心的是,这玩意该不会和胖梨一样成为绝响吧? 剑三是我玩的第一款网游,当然,毫无悬念的 A 了,估计得等我搬家完毕才能回去了吧,远目…… 我会回来的,小白师傅你等我啊! Kindle Touch 也是今年入手的,明年打算再弄台平板玩玩,目前在观望 nexus 7 (我有被吐槽的预感……) 还有几个小时就是 2013 了,世界末日已然跳票,作为收尾,还是狄更斯说的对: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in short, the period was so. far like the present period, that some of its noisiest authorities insisted on its being received, for good or for evil, in the superlative degree of comparison only. 那么,大家,新年快乐!

July 6th, 2012

豪猪的礼貌

No Comments, 喵语录, by Poisson.

最近因为某些事情,我这里压力有点大。 于是情绪控制明显下降,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我厌烦了考虑别人的情绪了。看到我在 TL 上的咆哮,不过是事后的玩笑而已。  我从来不擅长使用树洞,或者找人诉苦。 很久很久以前,sein 老大说我不会吵架。不,只是我们不熟,这叫客气。 在我的 list 里,陌生人很难被列到友人栏,不过挪进去了会享有很大的权限和让步,对,比熟人更大。礼貌这种东西果然是豪猪刺,不扎到别人就扎到自己。 我受够了,不想再找委婉的措辞了,我想说的很简单,不管你是谁,闭嘴! 还有,欢迎对号入座,鄙人不提供解释服务。        

March 2nd, 2012

喵语录 | 容我吐个糟

6 Comments, 喵语录, by Poisson.

今天群里的话题很神奇的拐到了技术类——对一个腐女群,能讨论 kindle 安卓 webos 绝对是技术的不能在技术了啊啊啊!(看我真诚的眼睛,我不是在反讽!) 迄今为止我没用过安卓的机器,其实不太好做出评论。ios 的话也只是有一只 touch。虽然我天天喊着痛恨苹果系统(我只是恨触摸屏,一切触摸屏!),但是大致来说,这两个手机系统还是比较看好 ios 的。安卓是开放的系统,曾听说这家伙有 200 多个不同的定制系统,令人眼花缭乱的版本号和屏幕分辨率也是一大特色。用某人的话来说就是,用脚后跟想也知道这给开发者带来多大的麻烦!以我这种懒人用户的想象,一个系统的成功除了本身的特色,应用软件,嗯,现在叫 app 的重要性是压倒性的。好吧,楼上那几个开放 app 应用的家伙天天叫嚣着要烧掉苹果总部,因为他们的调试结果总是不好,耸肩…… 不过,至少你们只要适应一种分辨率,而且没有客户定制系统需要伺候你们就偷笑吧…… 啊,事实上我并没有唱衰安卓的意思,你看 Lunix 还活着,Ubuntu 也有它的市场。只是,百家争鸣在内耗方面总是比独尊儒术要厉害点。 对了,忘记吐槽 webos 了,这货怎么说呢,在国内的网络环境下,它根本不能作为一只手机生存下去。我只能说,如果 veer 没有网络就废了,那还不如乖乖的认命当一只……好吧,它连一台好游戏机都不是…… 呐呐,都这个份上了,不吐槽黑莓,人民群众会把我撕成一片片抹盐晾干的。 黑莓对我来说,它的全部错误都在于网络——它不能翻墙它还断网。就这两个缺点,嗯,请看着我真诚的眼睛!

August 15th, 2011

远游是一种会上瘾的毒

1 Comment, 喵语录, by Poisson.

非煽情,我正严肃考虑这个问题呢。你说是迷恋远游比较烧钱呢,还是玩单反烧钱? 不过,至少前者更愉快些。 Post from BlackBerry.

今天下午,水水找我,忽然问道:你上次说哪吒的原型是昆沙门的儿子。 我点头。 水水:毘沙門是吉祥天女的哥哥耶? 我继续点头。 水水:然后吉祥天女的丈夫是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湿奴。 我小惊讶,这家伙能查到这地步还不错嘛。 结果下一句我差点一口血喷在键盘上—— 水水:那跟哪吒他爹从毗湿奴变成毘沙門有什么关系?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是神马意思了… 且不说从昆沙门到李靖横跨了印度教、佛教、道教(不知道和儒门有木有关系,毕竟这故事脱胎于的元杂剧…),就算是孙猴子,你觉得和哈努曼是一只么?人家哈努曼可是有爹的!!(我不厚道的又笑喷了) 于此同时,有感于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说不清楚,我到天竺群求助,结果那边没几分钟已经开始 YY 到:难道红拂=吉祥天女?!(又是一口血喷在键盘上) 杨素死不瞑目啊啊啊啊…… (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时问题宝宝水水同学又来了一句:明王是什么?(我对佛教又不熟……) 稍后又问,和明教有关系么? (于是那两万头草泥马又转头回来了……) 拜火教表示亚历山大…… 此时群里已经转折到:“因为毘沙门天被认为是李靖的原型的关系,所以改嫁给他的吉祥天也就成了哪吒老妈殷氏的对应”……   这边的水水终于消停了,原因是天黑了下雨了,还是暴雨,电闪雷鸣的。我默默的想,这家伙不会是开始 YY 因陀罗了吧……(脑补毗湿奴支使因陀罗来找场子结果因为入境问题吵起来……省略 500 字……)  

May 28th, 2011

考据狂发作……

No Comments, 子不语, by Poisson.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忙的关系,晚上睡不着脑子里总会转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昨天忽然想到,其实封神演义故事的主要导火索——女娲宫事件,逻辑上是不太可能存在的。 众所周知的,女娲氏是楚神话的主要神祗——有一种说法,当年跟帝辛折腾很久的东西夷,于之后与西周乃至东周对掐不已的楚国有着一定的联系——好吧,撇开这种不是太有根据的说法,至少在西周,周天子代表的华夏族,和荆楚集团是毫无疑问的敌对关系。(其实想想楚人真惨,后院还有吴越俩擅长捅冷刀子的。)说起来,你们觉得那会有女娲这么个神祗么?总觉得楚人会比较乐意祭祀太一或者帝俊神马的…… 于是我罗里罗嗦这么久,就是想说,历史上的荆楚地区,即使不是作为殷商的敌对地区,也是遥远的属国,而且还是远的没边的那种。那么作为殷商首都,再怎么开放——好吧,我假设那会 open 到没边了,敌国 or 遥远的少数民族的神祗也能得到祭祀,但是天子实在没这个义务去祭祀外来神祗(关于外来神祗之惨,看看维纳斯配了个瘸子就知道了,这是另一个长长的故事了) 。在墙上题淫诗(我说,那会有诗歌么……)什么的,最多就是伤害少数民族感情罢了,而且考虑到女娲氏作为女性神祗会不会有类似阿瓦隆那样的…嗯…神奇的…存在的话…… 那就更没有什么了不得了…… 封神演义这种东西果然是跟历史一毛钱关系都木有啊,于是……我这是在分析些神马啊…… 果然还是最近太累了……

May 8th, 2011

喵语录

1 Comment, 喵语录, by Poisson.

上次去九寨沟,藏区有表演文成公主和亲的节目。撇开和亲这种令人不快的题材,当年吐蕃在和亲之后(其实我觉得之前也有)没几年就下山掠夺汉人奴隶,乃至安史之乱后还掳走了上百万汉民,啧啧,话说看戏的时候只有我在想这些煞风景的东西么? 要我说和亲送陪嫁的话不准送工匠,不准送种子,不准送汤沐之地,TMD 送 300 儒生,不够就加到 500,反正那种赔钱货中原有的是。

一直以来,我的飞机运都很神奇,一方面,和我一起订票遇到免费升舱的机会比较高——某同事和我搭档 3 次连续 2 次免费升舱,当然我也沾光。另一方面,我遇到误点、限流、延误的概率也真是不低…… 比如这次从重庆回来,足足延误了 5 小时,出趟国也够了吧? 以下是微博记录,由下往上反向浏览……

This blog is protected by Dave\'s Spam Karma 2: 1086 Spams eaten and coun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