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sson's blog

在我身后 哪管他洪水滔天

Thursday, June 9, 2011
by Poisson
0 comments

关于哪吒他爹的神推理

今天下午,水水找我,忽然问道:你上次说哪吒的原型是昆沙门的儿子。 我点头。 水水:毘沙門是吉祥天女的哥哥耶? 我继续点头。 水水:然后吉祥天女的丈夫是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湿奴。 我小惊讶,这家伙能查到这地步还不错嘛。 结果下一句我差点一口血喷在键盘上—— 水水:那跟哪吒他爹从毗湿奴变成毘沙門有什么关系?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是神马意思了… 且不说从昆沙门到李靖横跨了印度教、佛教、道教(不知道和儒门有木有关系,毕竟这故事脱胎于的元杂剧…),就算是孙猴子,你觉得和哈努曼是一只么?人家哈努曼可是有爹的!!(我不厚道的又笑喷了) 于此同时,有感于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说不清楚,我到天竺群求助,结果那边没几分钟已经开始 YY 到:难道红拂=吉祥天女?!(又是一口血喷在键盘上) 杨素死不瞑目啊啊啊啊…… (又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时问题宝宝水水同学又来了一句:明王是什么?(我对佛教又不熟……) 稍后又问,和明教有关系么? (于是那两万头草泥马又转头回来了……) 拜火教表示亚历山大…… 此时群里已经转折到:“因为毘沙门天被认为是李靖的原型的关系,所以改嫁给他的吉祥天也就成了哪吒老妈殷氏的对应”……   这边的水水终于消停了,原因是天黑了下雨了,还是暴雨,电闪雷鸣的。我默默的想,这家伙不会是开始 YY 因陀罗了吧……(脑补毗湿奴支使因陀罗来找场子结果因为入境问题吵起来……省略 500 字……)  

Saturday, May 28, 2011
by Poisson
0 comments

考据狂发作……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忙的关系,晚上睡不着脑子里总会转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昨天忽然想到,其实封神演义故事的主要导火索——女娲宫事件,逻辑上是不太可能存在的。 众所周知的,女娲氏是楚神话的主要神祗——有一种说法,当年跟帝辛折腾很久的东西夷,于之后与西周乃至东周对掐不已的楚国有着一定的联系——好吧,撇开这种不是太有根据的说法,至少在西周,周天子代表的华夏族,和荆楚集团是毫无疑问的敌对关系。(其实想想楚人真惨,后院还有吴越俩擅长捅冷刀子的。)说起来,你们觉得那会有女娲这么个神祗么?总觉得楚人会比较乐意祭祀太一或者帝俊神马的…… 于是我罗里罗嗦这么久,就是想说,历史上的荆楚地区,即使不是作为殷商的敌对地区,也是遥远的属国,而且还是远的没边的那种。那么作为殷商首都,再怎么开放——好吧,我假设那会 open 到没边了,敌国 or 遥远的少数民族的神祗也能得到祭祀,但是天子实在没这个义务去祭祀外来神祗(关于外来神祗之惨,看看维纳斯配了个瘸子就知道了,这是另一个长长的故事了) 。在墙上题淫诗(我说,那会有诗歌么……)什么的,最多就是伤害少数民族感情罢了,而且考虑到女娲氏作为女性神祗会不会有类似阿瓦隆那样的…嗯…神奇的…存在的话…… 那就更没有什么了不得了…… 封神演义这种东西果然是跟历史一毛钱关系都木有啊,于是……我这是在分析些神马啊…… 果然还是最近太累了……

Thursday, July 8, 2010
by Poisson
1 Comment

西王母的故事

话说前几天在雅虎奇摩乱逛,看到一则关于西王母的词条: 西王母是上古仙人,姓楊,或謂姓侯,名叫「回」,另外又有一個名字稱為「婉妗」。 而 仙佛奇蹤 里面还有个有趣的八卦,说东方朔三次去她那儿偷桃子…… 后汉元封元年降武帝殿,进蟠桃七枚于帝。帝欲留核。母曰:“此桃非世间所有,三千年一实耳。”偶东方朔於牖间窥之,母指曰:“此儿已三偷吾桃矣。” 言归正传,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西游记里猴子曾说过 我记得当年玉帝妹子思凡下界,配合杨君,生一男子,曾使斧劈桃山的…… 二郎神的名字是杨戬,不论是西游记还是封神演义都是 bug 级的存在。要说这张百忍(玉帝)最高火力也不过是高喊快请如来佛祖,这玉帝妹子……嗯,如果她私配的是凡人,那么从遗传角度,她的孩子的最高成就也就张百忍这样了。以杨戬的天赋,不是出现的我们所未知的隔代遗传(懒得查张百忍的家谱……),那就是这位杨君同学在遗传方面有着远超玉帝之妹的潜力。 顺便,从神话而非演义、传说、无责任扩展的角度,西王母和玉帝不是夫妻。 要说起来,西王母是上古仙人,按早期母系社会的传统,有子嗣从母姓也是很平常的嘛。顺便,虽然东王公从逻辑上是西王母的对偶神,但是文献资料最多也就是说他们说是兄妹,倒是没有记载说夫妻的。从宗教和图腾的角度来说,伏羲女娲东王西母,都是相当有趣的题材,有爱的可以看看。 最后送上花絮: Me 我现在开始刨东王公了 Me 我一直疑心他和伏羲有关系 水水 …… 水水 不是吧 Me – – 我是说,他们可能是一个角色 Me 不是说私情 Me 你想哪去了 水水 …… 水水 当然是最不CJ的地方去了 Me 你给我正常一点 啊,跑题很严重呀很严重……

Wednesday, July 7, 2010
by Poisson
2 Comments

南北朝——之南朝刘宋

考据党再次出现,这次要八卦的是南北朝——之南朝刘宋的故事。 说起这刘宋, 真是个八卦无极限的王朝,我真奇怪怎么没有导演编剧对南北朝感兴趣非得去拍红雷梦之类的鬼片?单以故事性与戏剧性,刘宋的前三代皇帝的故事能拍个百八十集的——44 年换 5 个皇帝,期间扑打不计其数。 好吧,撇开皇帝,我们说说刘宋第一美人——没错,山阴公主刘楚玉(因为是刘宋公主,我老觉得她叫宋楚玉……)。这位年轻的貌美的公主以豢养面首以及与自己的皇帝弟弟乱伦而闻名。 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后宫数百,妾惟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帝乃爲立面首左右三十人,进爵会稽郡长公主,秩同郡王,汤沐邑二千户,给鼓吹一部,加班剑二十人。帝每出,公主与朝臣常共陪辇。 有时候我觉得史官们写得挺 happy 的。 顺便,看看南史就知道这家子人可能有家族性心理疾病,首先看看前废帝刘子业,也就是上面那位山阴公主的弟弟: 帝自以爲昔在东宫,不爲孝武所爱,及即位,将掘景宁陵,太史言于帝不利而止。乃纵粪于陵,肆骂孝武帝爲“齇奴”,又遣发殷贵嫔墓,忿其爲孝武所宠。初,贵嫔薨,武帝爲造新安寺,乃遣坏之。 默默扭头…… 刚才说到山阴公主豢养面首无数,而她家那位忍辱负重的驸马爷叫做何戢,从史料看颇为隐忍的一个人。说起来,何戢还有一八卦,当年山阴公主曾中意于美男子褚渊,向刘子业讨来在家里锁了十天。褚渊童鞋宁死不屈宁弯不直,不但没有屈服于山阴公主之淫威,而且和忍辱负重的驸马爷产生了超越 XXXX 的革命友情!据说何戢也是一位翩翩美男子,而且一举一动都与褚渊相互模仿学习(当时的人们称何戢为“小褚公”),怎么看都觉得吧,这两人,有私! 今天先掰到这里。

Sunday, May 30, 2010
by Poisson
0 comments

蝎子蝎子

话说,前几天闲着无聊开始扫荡硬盘存货,其中一个是蝎子王。 片子很烂,没什么说的。 就记得片头旁白说故事发生在金字塔时代之前,嗯,看到这个偶燃了。 最早有史料佐证的阶梯金字塔始建于公元前27世纪,应该是第三王朝时期。顺便,第四王朝是以金字塔……狂而闻名的,比如胡夫,一般认为胡夫修建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吉萨大金字塔。 与此同时,黄河流域的有熊氏族长姬轩辕正在和九黎部落掐架。 总之那是一个遥远得近似于传说或者神话的时代–好吧,我想说的是,你觉得那个时代会有马镫和火药么,还什么中国来的魔粉,老大,黄河流域还是氏族社会呢!! 不过,古埃及文明之悠久历史是不容置疑的,就算不是最早使用铁器的国家,但是青铜文明一样可以登峰造极。 最后,我承认看这种片子还考据是很找抽的行为…… Ps,顺便,在 google 搜索胡夫还是会被重置,不过bing之类的还是有结果的。一个朋友评价为:google 真小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观点。

Sunday, March 21, 2010
by Poisson
3 Comments

《波西杰克逊神火之盗》观后感

昨天伙同麻将、北平以及水水出门腐败,KTV 之后意犹未尽于是果断的杀去看深夜档(半价场)。 现场的选择十分有限,所以这次完全是突发决定去看《波西杰克逊神火之盗》。等放映期间偶穷极无聊的开始研究预告片和海报,然后推测剧情。(事后发现预测准确性高达 80%,泪奔,编剧你还可以再放水一点么?) 话说,和腐女一起看电影是非常有爱的一件事。整部片子没有一处不荡漾~ 首先,开场就是——海皇陛下是个……水做的男人!然后是宙斯兄弟之间的爱恨纠缠,我记得波塞冬的一句台词是:你怀疑我的孩子!我甚至都没见过他!这都是因为你!(嗷嗷嗷!瞬间燃烧了!这是赤裸裸的 JQ 啊!!) 然后片尾,波塞冬和儿子相认,波西质问父亲为什么不能来看他。某人支支吾吾,然后波西一语中的”他(指宙斯)是因为你(才下了那种命令)!“(腐女之魂在燃烧啊在燃烧!) 剧透是不好的行为,嗯,好吧,建议去看看雅典国王 Theseus 以及 宙斯之子 Perseus 的故事(我不是说这俩有 JQ !这是两个独立的故事,相对独立),这俩的译名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我的记忆…… 那啥,反正都透了,再八卦一个: 话说美杜莎曾几何时也是一位绝代佳人,此人和海皇有旧,嗯,这种事情大家都明白的,也不算什么。然则,坏就坏在这俩在雅典娜神庙那啥,你知道希腊十二主神中雅典娜是著名的处女神(阿耳忒弥斯,雅典娜和赫斯提亚),所以,世界上就有了蛇女美杜莎,望天…… 哦,对了,电影的女主,是个女战士。你们可以猜猜是谁的孩子,嘿嘿,两位女战神可都是处女神哟~编剧真是邪恶啊~

Tuesday, February 2, 2010
by Poisson
3 Comments

考据和YY的一线之隔——尘埃落定否?

Part I 逸周书 克殷 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帝辛从。武王使尚父与伯夫致师,王既誓以虎贲戎车驰商师,商师大崩。商辛奔内,登于鹿台之上,屏遮而自燔于火,武王乃手大白以麾诸侯,诸侯毕拜,遂揖之,商庶百姓咸俟于郊,群宾佥进曰:”上天降休。”再拜稽首,武王答拜。先入,适王所,乃克射之三发,而后下车,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乃适二女之所既缢,王又射之三发,乃右击之以轻吕,斩之以玄钺,县诸小白,乃出场于厥军。翼日,除道修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素质之旗于王前,叔振奏拜假,又陈常车,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王,散宜生、泰颠、闳夭皆执轻吕以奏王,王入,即位于社,太卒之左,群臣毕从,毛叔郑奉明水,卫叔封傅礼,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尹逸厕曰:”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显闻于昊天上帝。”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 想了一下,还是全文摘录了。原文比什么都赤裸裸。 帝辛自焚于鹿台,嗯。虽然蒸馒头确实是上面的先熟,但是对于鹿台这种疑似有拔风作用的高耸建筑,很显然,殷受的尸体没有得到完全燃烧–你看姬发还能”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啧啧,轻吕击面,黄钺斩之,悬首示众,周礼真是名不虚传。而且,享受这种待遇的不仅是敌酋帝辛,也包括他已然自缢的妃嫔。难怪帝辛要自焚呢,落到姬发手里果然是…… 逸周书 世俘 商王纣于商郊,时甲子夕,商王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凡厥有庶告焚玉四千,五日,武王乃俾千人求之四千庶玉,则销天智玉,五在火中不销。凡天智玉,武王则宝与同。凡武王浮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 帝辛自焚之时身配这天智玉琰,据说这玩意保护了帝辛的尸身未被焚毁(殷受同学心情那个复杂啊)。然后武王垂涎之– 不是说天智玉琰不可焚毁么,我烧它四千庶玉不也得其五?当然啦,”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仅仅是战利品的一小部分。世俘中有大量战利品的记载,有兴趣的可以慢慢查。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顺说,帝辛是商人对故王的谥号,纣王或者商纣是周人封的谥号。所以封神演义里通篇的纣王无道应该是后人假托,因为历史上周人的胜算其实不大,他们胆再肥也不敢在某人生前宣传这样的谥号。

Sunday, January 31, 2010
by Poisson
2 Comments

考据和YY的一线之隔——牧野之战

以下内容是帮忙查资料偶得之,觉得丢了可惜,mark 之 Part I 牧野之战是相当有意思的一场战役,战略上的以少胜多,历史性的兴周灭商。关于牧野之战的发生时间有多种说法,夏商周断代史敲定的时间是前1046年一月二十日,岁在甲子。另一个细节是,时值帝辛征战东夷之际(也就是说参加牧野之战的并不是全部的殷军)。 武王方面,兵车三百乘,虎贲(精锐武士)三千人,总兵力史称有士甲四万五千人(明显有夸大)。事实上,当时周军率领的是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方国”的联合酋长……嗯……军。 殷军当面数据也不乏水分–史称七十万大军(大半是奴隶、战俘)。事实上,那根本就是东夷出品的新鲜战俘(wiki上注明参战的是太昊、少昊等诸侯军–这俩拨都是东夷属军)。依稀记得有记载这些”奴隶军”连像样的武器也没。如果以上推测是真的,那么血流漂橹的牧野之战流的就是东夷人的血…… 说起来孟子曾感叹:”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致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流漂橹也!”(这家伙的脑袋一定被门夹了,而且夹了不止一次!) 好吧,我们已经知道,70 万大军中的大多数被策反了一大部分,然后周军应该绝对优势了吧,居然还是一场苦战。啧啧,殷军战力不可谓不强啊。如果当时木有临时征调那拨杂牌军,战局会不会为之一变?再者,战俘这种东西留着费神不如推出去消耗掉–当时的指挥官很可能是这么计划的,然则战俘和奴隶这种朝不保夕的存在,策反也是尤其容易啊…… (忽然有点理解白起苦衷了……) 【以上内容参见:史记·殷本纪、逸周书·世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