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Feb

Part I

逸周书 克殷

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帝辛从。武王使尚父与伯夫致师,王既誓以虎贲戎车驰商师,商师大崩。商辛奔内,登于鹿台之上,屏遮而自燔于火,武王乃手大白以麾诸侯,诸侯毕拜,遂揖之,商庶百姓咸俟于郊,群宾佥进曰:”上天降休。”再拜稽首,武王答拜。先入,适王所,乃克射之三发,而后下车,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乃适二女之所既缢,王又射之三发,乃右击之以轻吕,斩之以玄钺,县诸小白,乃出场于厥军。翼日,除道修社及商纣宫。及期,百夫荷素质之旗于王前,叔振奏拜假,又陈常车,周公把大钺,召公把小钺,以夹王,散宜生、泰颠、闳夭皆执轻吕以奏王,王入,即位于社,太卒之左,群臣毕从,毛叔郑奉明水,卫叔封傅礼,召公奭赞采,师尚父牵牲,尹逸厕曰:”殷末孙受德,迷先成汤之明,侮灭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显闻于昊天上帝。”武王再拜稽首,膺受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乃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卫叔出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乃命南宫忽振鹿台之钱,散巨桥之粟,乃命南宫百达、史佚、迁九鼎三巫,乃命闳夭封比干之墓,乃命宗祝崇宾飨,祷之于军,乃班。

想了一下,还是全文摘录了。原文比什么都赤裸裸。

帝辛自焚于鹿台,嗯。虽然蒸馒头确实是上面的先熟,但是对于鹿台这种疑似有拔风作用的高耸建筑,很显然,殷受的尸体没有得到完全燃烧–你看姬发还能”面击之以轻吕,斩之以黄钺,折县诸大白”,啧啧,轻吕击面,黄钺斩之,悬首示众,周礼真是名不虚传。而且,享受这种待遇的不仅是敌酋帝辛,也包括他已然自缢的妃嫔。难怪帝辛要自焚呢,落到姬发手里果然是……

逸周书 世俘

商王纣于商郊,时甲子夕,商王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厚以自焚。凡厥有庶告焚玉四千,五日,武王乃俾千人求之四千庶玉,则销天智玉,五在火中不销。凡天智玉,武王则宝与同。凡武王浮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

帝辛自焚之时身配这天智玉琰,据说这玩意保护了帝辛的尸身未被焚毁(殷受同学心情那个复杂啊)。然后武王垂涎之–
不是说天智玉琰不可焚毁么,我烧它四千庶玉不也得其五?当然啦,”商旧宝玉万四千,佩玉亿有八万”仅仅是战利品的一小部分。世俘中有大量战利品的记载,有兴趣的可以慢慢查。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顺说,帝辛是商人对故王的谥号,纣王或者商纣是周人封的谥号。所以封神演义里通篇的纣王无道应该是后人假托,因为历史上周人的胜算其实不大,他们胆再肥也不敢在某人生前宣传这样的谥号。

Part II

接下来是周室的八卦了。

话说那姬昌,就是周文王,是季历之子,而季历则是周太王的第三子。而当时,周太王很喜欢姬昌这个孙子。(话说季历据说是被文丁拘禁,生生饿死的。这俩家其实是世仇……)于是太伯和仲雍便亡如荆蛮,纹身断发,以让季历。然后季历上位再传给姬昌。这两位很眼熟吧,著名的不食周粟也是出自这两位,堪称腐儒之典范——如果史书所言属实的话——反正我是一点不信。

若干年后,姬昌的长子叫做伯邑考,但是这家伙早卒,上位的是次子姬发。历史是会重演的,但是,也不带这么连着玩的吧?武王克商后三年卒(也有四年一说) ,成王未成年,周公辅政,传出了周公谋反只说。(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连同时代的自己人也不信你!)

对了对了,周文王武王的年号都是”受命”,应该是”受天之命”的意思吧?(殷受同学再次心情复杂啊……)

Part III

之前说过纣王的儿子武庚,在牧野之败后3年举起谋逆(wiki上说是2年)。我觉得挺奇怪的,周人蛰伏多年对付殷人是因为实力不济。逻辑上,武庚是能得到殷人旧部的支持的,而且东夷还有部分旧属,要是及早扯旗说不定胜算多些。当然,牧野之后武庚一直处于三监监控之下,不过,以当时的通讯速度,监控算毛啊,说不定你军主力跑得比斥候还快些呢!

武庚事败,为周公诛杀。然后微子启再度上位,话说这位殷商的前皇子殿下,终于踩着亲族的鲜血登上了家族最高位置。

历史是一场精彩的活剧。谁也不比谁干净,真的。

相关文章

1 Tweet

3 Responses to “考据和YY的一线之隔——尘埃落定否?”

Add reply

Additional comments powered by BackType